體香不是每個女人都有的,輕輕的環繞著,帶著誘人的費洛蒙,其實我覺得這是我的性慾,讓我能在體香與香水味間分辨這致命的味道。

眼前的她穿著連身短洋裝,襯托出嬌挺的翹臀,保守卻又不失性感的露出事業線,而那一席紅色大波浪捲髮,充滿了誘惑的氣息。

我抿了抿嘴,然後一口吞下威士忌,熱辣辣的感覺直上喉嚨還有心頭,差點出糗的咳了起來。

今天原本是跟重要的客戶約好了小酌,結果被放鳥了,拗不過幹部一再的拜託,只好一個人開了小包廂,一個人喝著尷尬的酒。

當幹部帶著她進門的時候,她臉很臭,但我秉持不打槍的壞習慣,點了點頭示意她請進,沒想到他竟然轉身就走,我嚇了一跳,以為自己做錯了什麼,幸好只是個誤會。

以前我一直覺得自己跟酒店之類的八大行業沾不上邊,沒想到後來當了特助,經常陪著老闆還有客戶應酬,成人世界裡多樣化的聲色場所,不知不覺我也陷了進去,等到習慣了以後,就覺得理所當然了,來酒店也似乎成了家常便飯。

我是240.這位大哥怎麼稱呼?

叫我小海就可以了。

彼此敬酒,職業病般的互相認識.

我不太能喝,所以妳可以少喝一點,我這麼說著。

沒有啦,其實我也愛喝喔!她笑著說。

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,雖然她是我喜歡的型,但我有點不知道怎麼跟他聊天,幸好他先開口打破這沉默:欸!你可以讓我抱怨一下嗎?

當然可以!我心想巴不得妳多說兩句(笑)

原來她剛剛才上班而已,她抱怨著剛進公司就被趕著上抬,幹部態度很差,妝也還沒化好,然後一切都是那麼匆忙,那麼靠北之類的云云,所以她進包廂的時候臉才會那麼臭,想說被打槍就算了,沒想到還是被我留了下來。

她一邊說著,我則是藉著昏暗的燈光,細細的觀察著她,說真的,他並不是外貌非常出色的女人,但最特別的,是她會讓人很有性慾。

她的眼神對男人似乎有一種魔性的美以及魔力。

你每次來都是這樣嗎?話都這麼少嗎?

我突然嚇了一跳,回過神來,正想著怎麼為我的遐想解釋,她又接著說:你喜歡唱歌嗎?

我點點頭,笑著說:會,但我都唱老歌跟冷門的歌,這樣就沒有人會跟我搶麥克風了(笑菲)我翻開點歌本,點了荒山亮的思念界線

還好還點的到這首歌,因為她用促狹的眼神看著我,告訴我別把酒店當成好樂迪還是錢櫃。

熟悉的鋼琴聲開啟了歌曲的旋律,我很投入的把感情用這首歌曲表達出來。

風在哭 吹進溫柔的雙眼
愛情被凝結 停在沉默的側臉
當我鼓起勇氣假裝一切都已無所謂
妳用無聲的淚將我崩解…

也許因為生性感性,所以我總是愛唱比較悲傷的歌曲。

我敬你一杯,她對還沉浸在歌曲中的我說:看不出來,你唱得不錯啊!.轉音跟假音都蠻行的,應該常常去練歌吧!?

我有點心虛的傻笑,心裡也有點覺得她只是在說場面話(笑)其實我熟悉的也就那幾首,我這樣說到。

換我換我,她站了起來,對我拋了媚眼,開頭響亮的旋律,是孫燕姿的Venus!

I’m your Venus, I’m your fire at your desire
Well, I’m your Venus, I’m your fire at your desire

好吧好吧,我認輸了,妳別再拋媚眼還是扭屁股了,這也太誘惑了!

就這樣一邊聊天一邊唱歌,氣氛越來越熱,也越來越曖昧了。

這時手機卻不合時宜的響了起來,我趕緊作勢請她把音樂關掉,她嘟起了嘴,像似在小抗議氣氛正好,而電話那頭傳來的是好友阿邦的聲音。

你在哪裡阿?我們今天到台中出差,要跟王爸爸一起吃晚飯,你也一起來吧!看要不要帶你家人一起!

吃晚飯當然好,帶家人就不方便了,我們家的人都很宅的。

按掉電話,我吸了一口氣,等等要飯局,那這酒可不能再喝了,王爸爸也是我的大客戶,不想給他壞印象。

轉過頭看向她,她心領神會,問我:你要走了喔?她真的有點失落。

我停頓了幾秒,看著她紅撲撲的臉蛋,我竟然有點恍惚了,脫口說出我從不曾對任何一個小姐說過的話:跟我一起去跟客戶吃飯,好嗎?

話說出口,我突然後悔起來,我真他媽的是個沒原則的男人。

他望向我,閃著她那誘人的眼神,你要帶我出場?